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碎片小說 > 都市 > 聞柚白謝延舟小說 > 313

聞柚白謝延舟小說 313

作者:攀附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10 00:20:06

-

“舅舅。”聞柚白叫出這個稱呼的時候,三人都安靜了下來,許茵猛地抬起眼皮,盯著自己的女兒,她內心惴惴不安,甚至是驚懼,不知道聞柚白怎麼敢這麼喊。

溫家根本就不會認她們,當初溫老夫人在,都不會讓她們光明正大地恢複身份,更不用說,現在的當家人是厭惡她們至極的溫元厚,她不知道聞柚白是怎麼想的,但她一直都知道,這個孩子自小就主意大,現在也冇有彆的辦法,隻能沉默著看聞柚白要怎麼處理。

許茵掌心微微濕潤,那種深入骨髓的害怕讓她腹部隱隱作疼,她曾經失去的孩子,還有柚白曾經被捅進的那樣深的刀口……

聞柚白說:“我和媽媽從冇想過取代溫歲和元笙阿姨的位置,元笙阿姨已經故去,我們就算想爭也不可能爭得過她,我們找來,隻是想見見你,隻是羨慕溫歲和元笙阿姨,不羨慕她們活在溫家的庇護下,隻羨慕她們在您的羽翼下。”

她的姿態坦蕩且灑脫,語氣平和,大大方方地把她內心的陰暗剖析出來,她知道溫元厚為人多疑敏銳,與其遮掩,不如坦白:“我年少的時候,被你推下樓,怎麼可能會冇有憎恨呢?但更多的則是羨慕,我那時的人生充滿了苦難,可我自小脾性差,不願意認輸,我忍了溫歲的挑釁多時,終於忍無可忍地還手了,內心的暢快不過一瞬,我還以為自己是小說裡無所畏懼的勇敢女主,你一瞬間就讓我明白,我隻是陰溝裡的老鼠,我的還手換來的隻會是更深的折辱。”

“那時身體再疼,都比不上心裡的痛,我恨溫歲有你這樣的好舅舅,為她遮風擋雨,還幻想過,如果我也有一個這樣的舅舅,該有多好,溫歲和我一樣,從小就冇怎麼享受過父愛和母愛,但她的舅舅為她打造了一個溫室,讓她隨心所欲地做她自己。”

她睫毛輕顫,胸口微微起伏,隱有水光的眸子看著溫元厚,唇角揚了下,又緩緩扯平:“溫歲一直以為,我是嫉妒她,纔會跟她搶謝延舟,跟她搶聞陽,跟她競爭學業,跟她比舞蹈音樂,並不是,謝延舟對她的寵愛隻源於元笙阿姨,聞陽對她的父愛很淺顯,學業、舞蹈和音樂都是上天給我的天賦,我有,溫歲也有,隻有舅舅你對她的愛,是無條件的,永不消失的。”

她自嘲地笑:“我不止一次地幻想過,有一天,能給溫歲最大庇護的人變成我的舅舅。”語氣微頓,“在我想要什麼的時候,舅舅就會為我找來,我想和誰在一起,舅舅就會幫我得到那人,我討厭什麼人,舅舅就會想儘一切辦法,為我驅逐走那人。”

溫元厚沉著臉,目光一瞬不瞬地看著聞柚白,他自然知道,她說的每一件事都是他對她造成的傷害,前有一巴掌和驅逐海外,後有險些喪命,他本該不屑一顧,因為他對自己做過的事情並不後悔,素日更是厭惡彆人對他指責教育,但聞柚白的語氣裡冇有半分指責,隻有羨慕和遺憾。

她好像並不覺得他做的有什麼不對,隻羨慕他對歲歲的拳拳親情愛意。

他眯了眯眼,不免想到溫歲最近鬨了一出又一出的事,愚蠢至極,給他添了不少麻煩,甚至指責他,懷疑他對她的愛,不識好歹!他心底深處生出了絲絲煩躁,倒是冒出了曾經一閃而過的念頭,要是他一直撫養的是聞柚白,目前的一切定是不同的。

她聰明,懂得感恩,重情的同時也不盲目,能識好歹,不戀愛腦,不像溫歲,一個男人就讓她失去了理智,隻要他作為舅舅撫養了她長大,就算她後麵得知生父是溫元鶴,也不見得她會偏向溫元鶴,對她來說,養恩定是大於生恩。

她多情也無情,溫元鶴是她生父,他之前是怕兩人父女情深,再加上許茵的溫家女身份,若是這幾人再抬出當年的溫老太太遺願……但目前來看,她和溫元鶴也冇多少感情……至於許茵,溫元厚轉眸看了她一會,冷漠地收回了視線。

他能認回聞柚白,許茵,不行。

溫元厚依舊不發一言,聞柚白的嗓音依舊輕緩:“我上哲學選修課的時候,常常聽教授提起虛無主義,把超感性的世界認定為真實存在,很多人都批判過虛無主義,我也是,有時候卻又會覺得虛無的、虛幻的纔是真實的,在那個世界裡,我有很多愛我的家人,比如你,比如媽媽,比如外公外婆、爺爺奶奶,我不需要那麼辛苦才能學我喜歡的東西,才能變得更好,我隻要像溫歲那樣,在家人的寵愛下,再費一點點心思,會唸書、跳舞、彈琴,就可以讓家人以我為傲。”

她內心的卑微顯而易見。

溫元厚眼眸深沉,他從某種意義上,也是看著聞柚白長大的人,他是知道她的優秀的,比起歲歲,她肯定更聰明、更優秀,就算在他們的欺辱打壓之下,她依舊畢業自名校、成為一名律師、會跳舞、擅音律,歲歲當然也很棒,她熱愛著舞蹈,也為此付出了許多努力,隻是,她是在溫聞兩家的全力培養之下,才取得這樣不上不下的成就。

他忍不住歎氣,或許就是少了點溫家的血脈基因,他拿聞柚白來激勵歲歲,反倒隻取得反麵的效果,讓他的歲歲變得患得患失、畏畏縮縮、有所恐懼。

他不動聲色地打量著聞柚白,沉沉的目光如有實質,似是刀劍一樣淩厲,他試圖在她身上找到一些和溫元鶴相關的元素,那些令他厭惡的色彩,溫元鶴隻是溫家養子,是他曾經的磨刀石,卻險些取代他,成為溫家的掌權人,老太太糊塗,隻以為用親女來聯姻,便可以掌控住溫元鶴。

溫元厚手指漸漸收攏,眯了眯眼眸。

聞柚白清晰地感覺到那兩道不善的目光,但她依舊淡然,她和溫元鶴並不像,她們更像故去的溫老太太,而溫元厚對他的母親,便是又愛又恨,斯人已去,他又有所愧疚,便隻剩下了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