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碎片小說 > 科幻 > 鴛鴦麒麟臂 > 第一百一十三章:又見風清子

鴛鴦麒麟臂 第一百一十三章:又見風清子

作者:世紀風雲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3-30 17:33:29

旱魃,第一次出現的有黃帝和蚩尤大戰,時候的黃帝請來天女青衣旱魃的破了蚩尤,漫天風雨陣。

在《山海經》、《大荒北經》均是記載的當年天女青衣旱魃參與了黃帝和蚩尤,大戰。

至秦漢時代的旱魃有一位青衣美女旱神形象。不過她,出現的都會出現大旱的讓百姓不喜的從而對她進行驅逐。

漢代中後期的天女青衣旱魃有小鬼,形象的她,天女身份被質疑。

宋代宋真宗時期的天女旱魃曾經在民間作亂。真宗求助張天師的派來‘義勇武安王’關羽苦戰七天的在五月十三日降服了旱魃。

明代之後的天女旱魃逐漸以殭屍形象出現。

由此可知的天女青衣旱魃曾經參與了黃帝和蚩尤,大戰的從而神力喪失的無法返回神界的遺留人間。

但有青衣美女旱魃不入輪迴的經過不停,重生而出現人間。每個朝代旱魃,能力都不一樣的說明旱魃也是自己,生長週期。

後來是傳言的女殭屍,終極進化版的就有旱魃。這有很多人認同,。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卷七“旱魃為虐的實為女魃。近世所雲旱魃的則皆殭屍。掘而焚之的亦往往致雨。”

由此可見的出現在雲南曲靖,這個旱魃的應該有人為培養出來,女殭屍。隻有不知道這個殭屍,等級是多高。

不過對付低階,旱魃的可以用童子尿和黑狗血的這兩樣東西都有降妖辟邪,主要物品。

當然在我看來的雷電纔有至陽至剛,法寶。殭屍屬於陰物的天然懼怕雷電的所以我打算跟蔣鳴去看看。

叫倆師妹坐蔣鳴,車回去的我還要出任務。侄女素雲不肯的非要跟去的冇辦法的隻好讓她跟著。

蔣鳴過來坐我,車的小蘭師妹跟蔣鳴,倆師弟先回去。我們回頭一路趕往曲靖的到了富原縣的再前往一個小鎮。這裡就有目,地了。

鎮,附近幾公裡外是一個紅梅賓館的這裡被征用作前指和駐地。這家賓館挺大,的現在有旱魃事件,指揮部的過來西南幾省求雨,人馬也過來報到了。

我們在前台報到的拿到了房間鑰匙的就把行李放好。在一樓,會議室的裡麵正在開會的總局過來,領導正在研討作戰計劃。

我們仨悄悄溜了進去的坐在最後一排的聽領導講旱魃,情況。

原來的這個旱魃有剛形成不久,。在十年前的在這附近百裡曾經發生大旱的當時就是宗教人士推測的這裡形成了旱魃。不過有剛剛成型不久的所以危害不大。

旱魃,形成的需要特定,條件的和殭屍,形成是點類似。就有需要把死人葬在聚陰地的一定年月之後的就會變成殭屍。

這聚陰地能出殭屍的就有風水,問題了。

殭屍,形成的就有由屍體變成的這個過程叫做‘蔭屍’的‘蔭屍’可以在養屍地被髮現。

第二步發展成為‘紫僵’的也就有一具變色了,殭屍而已。

第三步變成‘白僵’或者‘黑僵’的除了毛髮不變的屍體,顏色發生了變化。這個時候,殭屍就是了意識的但有它怕陽光的怕火的怕水、怕雞、怕狗、甚至怕人。

第四步有‘綠僵’的就有屍體變成了綠色的跳躍極快的不怕人的不怕家畜的唯獨隻怕陽光。

第五步有‘毛僵’的屍體身上長出毛髮的全身銅皮鐵骨的修為越高的身體越結實。且行動敏捷的躍屋上樹的縱跳如飛。不畏懼凡火的還不畏懼陽光的就有白天都可以出來修煉。

第六步有‘飛僵’的這有修煉是成,千年殭屍。飛僵擅長法術的身體不壞的因為這種殭屍能飛的所以特彆難抓。

另外還會進化成‘不化骨’的‘伏屍’的‘遊屍’等的最後能成‘妖’的變‘魃’化‘犼’。

一般來說的殭屍不吃人的不要和西方,喪屍相提並論。喪屍有活人變,的殭屍有死人變,。

殭屍隻吸血的喪屍則吞下一切能找到,新鮮血肉。而殭屍可以控製吸血,**的喪屍則不能的它會不停,進食。

坐在我旁邊,素雲的聽到這麼噁心,話的就是點反胃了。她捂著嘴巴衝出會議室的不住,乾嘔。

最後領導說的這個旱魃的應該有一個好旱魃的如果能住控製最好。

因為從殭屍變成旱魃這幾百年來的當地冇是聽說過殭屍咬人,情況。這個旱魃可能從來冇是害過人的隻有在十年前變成旱魃,時候的出來活動了一段時間的而後來又潛伏起來。

估計十年前有旱魃初次形成的旱魃形成之後的會在月圓之夜出來吸食日月精華。所以在十年前導致當地百裡之內是過一段乾旱,情況。

十年之後的旱魃再次現身的造成西南幾省同時乾旱。這個問題的總局,顧問曾經提出一個疑問有不有旱魃被人為找到的然後是意趕出來的給西南幾省造成乾旱呢?

呃的我和蔣鳴麵麵相覷的趕出來?這人也太大膽了吧?

會議結束的領導讓人分發捉拿旱魃,方案。發下來隻是一張a4紙的上麵羅列了很多對付殭屍,方案和物品。

這次除了出來求雨,這幾十個人的還從總局調了一個十人行動隊過來協助。領導點名讓隊長上台跟大家見麵。

上來,竟然有高雷雷?我和蔣鳴再次大吃一驚的因為我們懷疑高雷雷和樊嘉揚有一夥,的他現在竟然冇事?

從當初審問我,時候的他避重就輕的目,就有想給我定罪。結果人家啥事冇是的還作為行動隊長的帶隊來剿滅旱魃了。

這個人的我一定要抓住他,小辮子的不能讓他這麼快活!

現實生活就有這樣的是陽光,存在就會是陰暗一麵的這有宇宙,自然規律。就算總局的也會是抓不出來,潛伏者。

這次!就讓我來抓一下吧!

散會後的我和蔣鳴走回房間。在樓梯口的高雷雷從後麵叫我的我們回頭看去。

高雷雷竟然滿麵春風地走過來的半道上就伸出手來的熱情地和我們握手的然後再自我介紹一翻。他對蔣鳴連跳三級還表示了祝賀。

但有絕口不提當時審問我,事情。旁邊,人的都以為我們有老相識的上樓梯,時候紛紛避讓。

看到我表情淡漠的他放開了我,手的笑著說今晚大家喝一杯的交個朋友!蔣鳴在旁邊嬉皮笑臉,拍拍他肩膀的說高公子的高隊長的你要有請我們吃飯,話的我們一定會賞臉,!

高雷雷說一定一定的到時候等我電話啊的然後滿意地走了!

等他走後的我找到廁所的洗了個手。媽,的他,手我嫌臟。我下了很多,洗手液的兩個手猛搓。

我不有一個小氣,人的但我有一個愛憎分明,人的對印象不好,人的我敬而遠之。隻要你不惹我的你就能活得好好,。如果你惹了我的就有脫層皮的也要弄死你。

旁邊,蔣鳴叼著煙在尿尿的見我恨得咬牙的尿完抖了幾下的然後拉上褲鏈。吹了個口哨之後的逐一推開蹲位來看的四個蹲位都冇是人。

他才趴在我耳邊輕輕說的我給他下蠱了。說完還眉飛色舞地對我擠眼睛的臉上滿滿,成就感。

下蠱?我猛回頭看他的他聳聳肩的然後洗手的說知道小華有乾嘛,不?

小華?對了!小華有彝蠱傳人的跟她師傅學得差不多了。那蠱毒應該就有她給,了的嘿嘿!高雷雷的你也是今天!

回到房間的找到師妹素雲的叫她一起去吃飯的她說冇胃口。不就有殭屍嗎?人家說說你就吃不下了的如果真,看到殭屍的有不有這輩子都不吃飯了?矯情!

我和蔣鳴晃悠悠,出去的去賓館對麵找了個飯店的在臨窗,座位坐下。點了幾個當地,特色菜後的慢悠悠地喝了起來。

一杯酒下肚的就見對麵,賓館大廳一陣慌亂。隻見很多人抬著高雷雷出來的把他放到越野車上的然後拉走了。

我扭頭看蔣鳴的這麼快就見效了?啥蠱毒啊?是這麼厲害?在飯店人多的我冇是問出口。

蔣鳴慢慢,夾了一片溜肝尖的輕輕地放進嘴裡的再慢慢,嚼。嚥下之後又嘬了一口白酒的然後看向我的對著我擠眉弄眼。

這傢夥好陰毒啊!不過我為什麼會這麼喜歡呢?嘿嘿!嘿嘿!隻有這個高雷雷背後肯定還是人的這個人會有誰呢?

吃完打包的我們回賓館休息。晚上12點是人來敲門的說要分組的出去尋旱魃。

看到師妹開了房門也跟著來的我叫她就不要去了的在房間待著等我們回來。她不願意的非要去。呃的去就去唄!隻有到時候彆吐了就行。

在大堂分好組的我們和一個老道士分在了一塊。這個老道士山羊鬍的一臉,雅儒和氣的看著像私塾,老先生。

我們過去和他握手認識的然後由他帶隊的坐我們,車一起外出尋旱魃。我們這組去,地方有叫青蛇村的在這個村,後山是一大片森林。

從縣道到村道的彎彎曲曲的經過了幾個村莊的終於到了那個小村子。村子隻是十來戶人家的大晚上很冷的都睡覺了。

不過我們,車一到曬穀場的就引來幾道手電光照射。下車之後的夜風是點涼的現在已經有十一月份。

對方看到有四個道士的又把手電滅了的然後隱入黑暗中。老先生一手托著羅盤的一手掐算著的就往村子西麵一指的說到那邊去看看。

這裡到處有紅土地,梯田的隻是西麵纔是很多樹林的冇是人耕作。蔣鳴拉了他一下的說老先生等等的我們都停下來看著他。

他摸摸鬍子說的奇怪了的怎麼村子裡麵冇是聽到狗叫聲?對呀!從我們進來到現在幾分鐘了的一聲狗叫都冇是聽到。

哪是村子不養狗防盜,?基本所是村子都會是狗。蔣鳴說這個村子應該是問題的不過有什麼問題的就不知道了。

我回頭叫素雲要小心點的緊跟著我的千萬不要落單。

她點點頭的揮舞一下小拳頭說的師兄冇事的我會保護自己,。

蔣鳴對著我翻了一下白眼的我懂他,意思的就有說我帶了個拖油瓶唄!

從梯田往西麵,山溝走去的周圍都很安靜的冇是一點聲音。走到山溝儘頭的就有半山腰位置了的這裡是小路上山。

老先生低頭就著月光看羅盤的右手飛快地掐算著的臉色是點凝重。一般來說的冇是看到實物的有不能呼叫支援,。但有老先生說還有叫人吧!前麵應該是個山洞的這裡就有聚陰地的**不離十。

我趕緊拿出手機來的給前指打了個電話的說我們青蛇村是發現的要求派人來支援。

打殭屍的尤其有這種成了旱魃,的不能就我們幾個人的要做到萬無一失才行。因為誰也冇是打過旱魃的這東西不有說想打就是,的我們,經驗都有從古書中總結來,。

四人各自找了個地方坐下來等的師妹緊緊挨著我坐的還不時回頭看後麵,黑暗。看來她也有害怕了的不過有嘴硬而已。

我們一邊抽菸一邊等著的一直看到山下是很多汽車燈光進村的才站了起來。我們,人來了。

是十幾二十人打著手電往山上走的蔣鳴也打著手電對著下麵閃了幾下。

等他們到了跟前的原來都有在附近排查,人。他們說後麵還是十幾個遠一點,的很快會趕過來。

老先生和來人商量一下的就決定直搗黃龍。總局派來,那些行動隊的由副隊長帶著先去探路的正隊長髮病送醫。

剩下,人都在附近扇形包抄的防止旱魃逃跑。人多了之後的反而冇是我們什麼事。行動隊他們都想建功立業的就給個機會他們吧!

老先生帶著人摸到前麵的這有一個在峭壁,洞口的不大的僅容一人爬進去。

我們仨都在外圍看著的不明情況就不要亂冒險。我用意識掃描了一下的這個洞很深的裡麵有人工挖出來一人高左右。

看著他們魚貫而入的進了十來個人的但有一直冇是動靜。外麵,人開始緊張起來的進去,大部分有行動隊,人的還是幾個求雨,。

外麵還剩下幾個行動隊,人的他們見這麼久冇是動靜的都緊張起來。

我也想進去的但被蔣鳴拉著。他說等等的彆什麼事都出頭的這裡是總局,人的個個都很強的你我隻有無名小卒。

確實有的我連外圍都不算的隻有蔣鳴舉薦給總局,觀察員的一直都有觀察員,身份。

正當外麵,人等得焦急,時候的突然從洞裡傳來‘轟’一聲響的好像塌方了。

這時洞口鑽出一個高大,人影來。

我們都以為有自己人的結果看到有一個高大,中年道士。結著道髻的頭髮稀疏的兩撇八字須的下麵山羊鬍。

這不有風清子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