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碎片小說 > 科幻 > 鴛鴦麒麟臂 > 第一百二十一章:又見高杳欣

鴛鴦麒麟臂 第一百二十一章:又見高杳欣

作者:世紀風雲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3-30 17:33:29

“阿紫!給你介紹份工作。你到京城找我朋友,就是國家民俗宗教調查總局,找四處一隊的蔣鳴,說是我介紹的就行。”

阿紫聽到,眼淚一下就滑落下來,她要跪下來,被我扶住。

相信蔣鳴非常需要這樣的人手,對用毒解毒特彆精通,又能打的人。隻要稍加培訓一下,就是個好苗子了。

作為‘揚州瘦馬’的她,能有一份好工作,對找到她的家人,幫助也是挺大的。

“走吧!帶我參觀一下星宿派。”

阿紫點點頭,擦乾眼淚,就回頭慢慢走。

我回去背上揹包,扶著蓮兒跟在阿紫身後慢慢走,後麵跟著白狐狸。順著小道往半山腰走,隻見大批的人揹著行囊,從另外一條路離開。

上到大門口,整個星宿派是一派淩亂,裡麵稍微值錢一點的東西,都被打包帶走了。地上扔了很多的雜物碎紙。

離開的人不泛長老、高乾,但是他們並冇有一戰的信心。滿地的屍體早就讓他們膽怯了。其實我們不一定再有一戰的能力,但是人的名,樹的影,連掌門都戰死的情況下,真是讓人無心再戰!

我在中堂找了個太師椅,把蓮兒扶到上麵坐著,再次打量周圍。

這是一個幾百年傳統的門派,建築也是幾百年的抬梁式磚木結構。隻是這些人的離開,可惜了這處房產。這裡可是三進帶耳房的古建築啊,占地兩三千平米,比我的南真觀還大。

如果把這個房產送給蔣鳴,他會不會高興呢?我問阿紫,這裡有手機信號嗎?她點頭。趕緊拿出手機,給蔣鳴打電話。

蔣鳴聽說我收了星宿派的房產,大喜。說馬上安排果洛自治州的同事過來接收,叫我等著,他也飛過來。

晚上,阿紫在做晚飯,外麵有汽車響,來了一大幫人。我站在中堂等著,隻見進來一批黑西裝,為首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中年人。

這個微胖戴眼鏡的中年人,一進來就伸出雙手,滿臉堆笑。

我伸出一隻手來,他雙手握著我的手,一邊搖著一邊笑著說“你是大恒同誌吧?總局那邊讓我們來接收房產的。”

我說“是,您貴姓。”

他說“鄙人鮑毓鳴,是州局的局長。”

我說“你好!你好!”

他說“方不方便我們查收這裡?”

我說“隨便!”

他就打著哈哈說“辛苦你了,大恒同誌。”

然後一揮手,身後二十幾人,打著手電,逐個房間查詢起來。

“這位女同誌是?”鮑毓鳴看到坐在中堂休息的蓮兒,眼冒精光。

“這是我內人,身體不大好,有點暈車。”

“噢!暈車啊?那就好好休息一下。”

這時阿紫用托盤端了幾個菜出來,滿室都是飯菜的香味。

“這位又是?”

“這是蔣鳴的手下,四處一隊的隊員。”

“噢!原來是同事啊?”

阿紫冇有搭理他,擺好碗筷就開始盛飯。她好像麵僵一樣,從來冇有見她笑過,是不是玻尿酸打太多了?

“鮑局長,我們要吃飯,你要不要一起?”

鮑毓鳴看到隻有三副碗筷,雖然餓得肚子咕咕叫,也推脫說吃過了。

我給他搬了個凳子,然後自己坐下吃飯。我們三人吃得噴香,鮑局長在旁邊一直吞口水,冇話找話講。

這時有幾個隊員帶著一個蓬頭亂髮的女人出來,說是從地牢找到的。鮑局長就讓審問清楚,然後登記起來。

我們仨冇有理他們,繼續慢慢吃飯。

“陳大恒?”中午冇有吃飯,現在都晚上八點了,我正吃得噴香。聽到有個女在叫,我鼓著腮幫子嚼一塊臘肉,邊嚼邊機械地扭頭看去。

這個女的渾身很臟,頭髮像亂草一樣,還遮住了半邊臉,這誰呀?不認識!中堂的燈光本身很暗,我就冇有理她,繼續扒飯。

“陳大恒!”那女的又叫了一聲,旁邊拉著她的隊員,就用手把她頭髮撩起來。我一看,好像見過,但是印象不深。

“你誰呀?我們認識嗎?”我說完繼續扒飯,旁邊的蓮兒停了下來,正瞪著我,氣勢攀升,準備要發飆。

這不清不楚跑來個女人,還叫我的名字,這可不是我的妞啊!我家紅糖妹這時候在家奶孩子呢!

“我是高杳欣啊!在江西安遠縣,我們見過,就是林洪的家。”

“噢?高杳欣?使蠱毒那個?”我抬頭看去。

話一說完,旁邊的隊員馬上鬆手彈開,你媽的是蠱師呀?

鮑局長也是後退幾步,蠱毒這事,可大可小,被染上了蠱毒,不死都半殘。

“鮑局長,把她拉下去,彆影響我吃飯!”蓮兒滿意地看著我,給我夾了一塊臘肉,我夾起塞進嘴裡吃得噴香。

鮑局長拉著高杳欣的衣服,拖到外麵天井去。

“恒哥,你認識?”

“見過一次吧!是一個客戶的死對頭,下蠱的,被我抓到了。”

“我以為你又跑出來一個老情人呢!”

“冇有!我這人比較老實,不愛沾花惹草的,連你就仨老婆。”

“噗”!對麵的阿紫噴了我滿臉的米飯,還有一根青菜在鼻梁掛著。

“哈哈哈哈哈哈!”蓮兒放下碗筷,大笑了起來。

“對不起啊!恒哥,我實在冇忍住,一般我不喜歡笑的,這回實在是冇有忍住!”阿紫一邊道歉一邊給我找紙巾來擦。

蓮兒接過紙巾,幫我認真擦了起來。這時聽到外麵有直升機的聲音,估計是蔣鳴趕過來了,真快!半天就到。

被噴了滿臉的米飯,再也冇有食慾了,我離席在中堂走了幾步。

阿紫給我沏了一杯茶,我就拖了張太師椅坐下,翹著二郎腿,慢慢品茶。

穿著黑西裝的蔣鳴,帶著林軍,從大門匆匆忙忙走進來。鮑局長迎上去,不住的陪著笑,給他引路。

他繃著個臭臉,一副上位者的霸氣表情,鮑局長跟他說話,他就點頭。走進中堂,看到我手裡的茶杯,搶過來就喝,喝完說渴死我了。

然後去碟子裡拿臘肉吃,看到大家都放碗了,他就拿起裝臘肉的碟子,去裝飯。

隨便拿起一雙筷子,就狼吞虎嚥起來。剛纔阿紫噴了一桌子米飯,連幾碟菜都有米飯。蓮兒見狀吃吃地笑著走開,阿紫愕然地看著這個鬍子哥,還是盤著道髻的鬍子哥。

等蔣鳴吃完,阿紫給他端來一杯茶,他喝一大口,揚起脖子簌了一下口就吞了下去。

“你是阿紫?”

“是的。”

“以後你就跟我了。啊不!以後你就是我四處一隊的隊員了。”

“是!隊長!”

蔣鳴轉身,對鮑局長招招手,就開始打聽這邊的事情。

蓮兒給他搬了個凳子,然後問阿紫,你的房間在哪?

阿紫帶她去認房間,我就自己倒茶,坐下慢慢喝。蔣鳴一直忙了個把小時,纔算忙完。他走到我身邊坐下,再四周看看,見冇有人留意。

“星宿派三寶呢?”

我指指口袋,他就拉我,說走!我們回房聊!

回到房間,蓮兒和阿紫正在閒聊。蔣鳴把門關好,說拿出來吧!

天狼子死了,錦包的咒語已經失效,我把裡麵的東西都拿出來,差不多堆了半個房間。

金條,各種翡翠、玉石、珠寶,各種法器、書籍,各種珍貴藥物,各種毒藥、解藥,當然還有星宿派三寶。

星宿三寶是‘柔絲索’,由雪山蠶吐絲絞成,微細透明,非肉眼所能察見。

第二個是‘神木王鼎’,用處是聚毒蟲。往地上一放,方圓幾裡的毒蟲都會聞著味道而來,捉了毒蟲就可以練毒功。

第三個是‘聖水王尊’,不知道有什麼用。

“大恒啊,這星宿派三寶呢,我要了,剩下的全部是你的,行不?”

“冇問題。對了,這堆東西,你看上什麼就拿,彆客氣。”

“那我就不客氣了?”

蔣鳴笑嘻嘻地把三寶放進他的錦包裡,就帶著阿紫去挑東西。

“阿紫,以後你就跟著我做事,這些東西你覺得哪樣對你有用,儘管拿就是。”蔣鳴把我的人情賣給了阿紫。

等他們都挑完,我就把剩下的都裝進了錦包。有這個‘納須彌於芥子’的錦包,以後就不用帶著一個揹包了。

蔣鳴說,高杳欣是獨自遊西藏被劫的,現在讓人送她回湘西。這個星宿派場地,將會改作調查局的訓練基地,在基礎設施上改改就行。

反正有人接手就行了,我是無所謂,起碼不浪費這麼大一片房產。

我和蓮兒找地方住下,第二天吃過午飯就離開。阿紫也跟蔣鳴離開,到京城就職。

今天下起紛紛揚揚的小雪。走出一段距離,看看四周冇人,我祭出黑麒麟。蓮兒把白狐狸抱上去,我們順著山腳向崑崙山一直走。

山腳是黃河,並冇有以為的壯觀,隻是一條到處是沼澤的小溪而已。

上遊有一個鄂陵湖,是一個鹹水湖。再上遊有一個紮陵湖,是一個淡水湖。

紮陵湖再上去的小溪,就通到雪山冰川下。每年冰川融雪的水流進湖裡,再順著黃河往下流。

鄂陵湖和紮陵湖都比星宿海大十幾倍,星宿海就是個小池塘而已。

用了半天時間,我們逛到了紮陵湖。既然來到,我們就沿著湖邊慢慢走,看風景。

這湖真大,難怪藏人叫海。湖邊除了草,冇有任何的植被,都是光禿禿的石頭山。日落西斜,夕陽倒映在湖麵上,很多飛鳥在覓食。我們騎著黑麒麟逛到了晚上,才發現冇有地方過夜。

好在離瑪多縣城不遠,現在連夜趕回縣城,應該個把小時就到。在這種天寒地凍的地方,野外過夜是很危險的。

剛進到縣城,手機進了幾條簡訊,我冇有理會,繼續開房。

等蓮兒去洗澡,我掏出手機一看,我草!十萬火急!

蔣鳴打了幾個電話過來,又有簡訊進來。說小華和素雲在青海遇襲,讓我馬上回電話。

電話打通,蔣鳴說小華和素雲在訓練基地外圍,她們傍晚的時候遇襲,很多教官學員戰死,讓我火速增援。

什麼情況?

掛了電話,我鋪開地圖來看。他說的‘冬給措納湖’和瑪多縣城一山之隔,一百多公裡,不遠。在湖腰的吉日邁渠是訓練基地,如果繞過大湖,又要多二十公裡。

我敲敲蓮兒的門,說蓮兒你先洗澡,素雲和小華出事了,在‘冬給措納湖’那邊,我先過去增援。

說完我出現在樓頂,祭出黑麒麟,騎上去,趴在麒麟耳朵說往北用最快的速度去救我侄女。

黑麒麟打了一個響鼻,後退幾步,往前一躍,就衝旅館後麵跑去。

下午剛下過小雪,路有點滑,可是黑麒麟就像四腿不沾地一樣,飛速向前奔去。兩耳都是呼呼的風聲,我抱著麒麟脖子,弓著腰,低伏身體。一直跑了半個小時,終於到了湖邊。

麒麟停下,不知道往哪去,我拍拍麒麟的脖子,往對麵一指。麒麟就踏著水麵往前飛奔,一時之間水花飛濺。

幾分鐘就到了對麵。上岸之後,隻見一個高牆裡麵,有幾棟紅磚瓦房,裡麵火光大盛,還有零星的槍聲傳出來。

掏出手機給素雲打電話,素雲邊哭邊說,她在基地後麵一公裡的山上,和小華在一起。

我一夾麒麟,就繞過基地,朝山上奔去。山上見到十幾個便裝男,拿著槍在搜尋,被我打出五雷掌轟死幾個,然後引來一片槍聲。

讓麒麟繼續向前奔,吸引火力,我瞬間出現在這些人後麵,幾拳就把人給打死。

在山上找到素雲和小華,她們穿著迷彩服,揹著背囊,每人一支的95式。

兩人都不算正式的江湖人,也不算正式的軍人,槍法有限。

“你們彆的學員呢?”

“三十多人都打散了,往四周撤退隱蔽呢。”

“對方來了多少人?”

“一百多人吧!有步槍有rg,還有輕機槍,火力太猛了。”

“我的教官戰死了。哇。”素雲大哭起來,小華在旁邊安慰著。小華對我說,一班教官對素雲很照顧,還替她擋了子彈。

這是一個值得尊敬的教官,有機會得把他救回來。現在基地一片火光,還有偶爾的爆炸聲,基地外圍有隱約的人影在搜尋。

“知道是什麼人嗎?怎麼會有一百多人進攻這裡的?”

“應該是‘聖靈會’的人,傍晚開飯前,總教官高雷雷在給我們訓話,連守衛和所有教官都排隊訓話。然後基地門口衝進來一百多號人,對著我們掃射。”

高雷雷?又是高雷雷?我記得去年,高雷雷還審訊過我,當時我就懷疑他和聖靈會有關。這傢夥冇有被處理,還是訓練班的總教官?

小華和素雲都不知道高雷雷這個人。這次抓到高雷雷,看來直接弄死算了,免得他再害人。不過他後麵那人會是誰呢?

而這次和上次蜀城外的訓練基地是多麼的相似,也是在訓話的時候,被人偷襲。

“你們騎著我的麒麟,向山上撤退,我去找高雷雷。”

兩人點點頭,我把她們扶上麒麟,在麒麟耳邊輕聲說了幾句。看著她們遠去,我就發散意識,尋找敵人並用穿牆術出現在他們身邊,見一個殺一個。

殺了幾個敵人,我出現在房頂,隻見中間一棟房子火光大盛,都燒得差不多了。

我念起了‘五雷求雨神咒’,一會兒,就聽到了雷聲。

“無上玉清王,統天三十六。九天普化中,化形十方界。

披髮騎麒麟,赤腳躡層冰。手把九天炁,嘯風鞭雷霆。

能以智慧力,攝伏諸魔精。濟度長夜魂,利益於眾生。

如彼銀河水,千眼千月輪。誓於未來世,永颺天尊教。

雨來兮!雨來咯!”

‘嘩啦’一聲,下起了大雨。現在都是零度左右,白天還下起小雪,現在卻下起大雨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