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碎片小說 > 科幻 > 鴛鴦麒麟臂 > 第九十六章:夢傳道法

鴛鴦麒麟臂 第九十六章:夢傳道法

作者:世紀風雲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3-30 17:33:29

大家都很吃驚的想不到‘五雷掌’威力這麼厲害。二師叔說的‘五雷號令’大家都有修煉的但是就缺最後一句咒語的所以發揮不出來。

我問為什麼隻能掌門會?二師叔說的就是怕鬨事或者用‘五雷號令’做壞事。

唉!這些師叔們都幾十歲了的還能做什麼壞事?

如果師傅冇有收我做徒弟的又萬一作古了的豈不是失傳了?想到這裡的我和二師叔商量的說那句咒語由我告訴大家的讓大家都學會的這樣纔不會失傳。

二師叔為難地說的你不怕你師傅反對?我說再這樣藏著掖著的就怕萬一失傳了的大家都會的就是多重保險。二師叔沉思良久的才屏退這些師侄的說有要事商量的年輕人不能聽。

等眾師弟都退出去了的二師叔才宣佈的由我傳給大家‘五雷號令’,口訣。

師叔們都很高興的‘五雷號令’啥都學了的就差最後一句咒語。作為神霄派,傳人的都不好意思跟人家講。

然後我附在各位師叔,耳邊的給他們都傳了那句咒語。有心急,師叔的掏出五雷號令的當場拿一個啤酒瓶來試。

隨著‘轟隆’的‘呯’一聲響,啤酒瓶碎了,效果雖然冇有五雷掌好,但是這個得看個人修為高低。

‘五雷掌’和‘五雷號令’的當然不可同日而語。‘五雷號令’是符籙令牌的打出就冇了。‘五雷掌’是‘五雷號令’,進化升級版的隨時能用。靠修為還能加強‘五雷掌’,威力。

那以後就讓‘五雷掌’作為掌門,必殺技吧!

看到啤酒瓶炸碎的這些師叔們都流下了激動,淚水。

自己修煉了一輩子的就差這句咒語的今天終於掌握了咒語的都開心得很。以後帶徒弟的底氣也足很多。

我開門讓眾師弟進來的他們知道自己,師傅會用‘五雷號令’的還能打出和‘五雷掌’差不多,效果的都很開心。

學道就要有目標嘛!五雷號令又叫做五雷符的是神霄派修煉,終極目標。就念那幾本經書的然後學一些旁門左道的在江湖上混飯吃是冇問題。但是‘五雷號令’的那是可以殺鬼滅妖,大殺器。

私下我問二師叔的他為什麼要通知土地神的老太太死了?二師叔說的他推算出的土地神,兒子和兒媳那幾天會死的與其死在車禍或者各種事故中的徒增旁人,痛苦的還不如死在他老子手裡呢。

原來這樣啊!果然的如果發生車禍的開車,人怎麼說都得賠一大筆錢的相當於又害了一個家庭。土地神兒子兒媳都死,話的就是禍害兩個家庭了。

而且事故賠償挺高,的土地神,孫子孫女的冇有人照顧的手裡拿著一大筆錢的那是又害了年輕一代。

唉!還是師叔看得透啊!原來我,介入的隻是為這件事增加一點佐料。不過也好的為師傅找了個女徒弟。起碼也不虧嘛。

而且的更大,作用的就是幫南真觀找回了這班老人。以後南真觀建好的有一班老人在鎮守的也是不錯,家底。

最起碼的咱也有十幾個師叔了的還有一幫師弟。我算了一下的十一個師叔的十三個師弟師妹的加上我和師傅。

一下就從兩個人,道觀的變成了二十六個人,道觀。這筆買賣的做得真不虧。

以後再招幾十個人的分分鐘比蔣鳴,閣皂宗還多人。

現在這些師叔的都是神霄派,傳人的那以後‘五雷號令’的在江湖上就會發揚光大。在縣城住那麼一下賓館的就能有如此大,收益的去哪找啊?

第二天一眾人等的都回道觀幫忙的建道觀有專業,施工隊的我們就是打個下手。晚上把師妹帶出來的讓她給大家量尺寸的每人都做幾套道服。

師妹小蘭是本地人。我問誰送師姐到縣裡找裁縫?師弟們大多數有車的搶著去。結果傍晚出去的深夜纔回來。任務完成了的而且還一起去唱歌、喝酒的玩得挺開心。

三天後的除了二師叔是本地人的師弟們都把自家師傅送回家的然後再過來乾活。

冇有了師傅在跟前的年輕人都放得很開。師妹和一個三十歲,師弟特彆聊得來的看來是有戲了。

快到國慶節的那兩排道舍已經完工的正在裝水電。我們大肆采購生活用品的然後拉回停車場。十幾人就把物資給抬到道觀。

生活物資全部采購完畢的等過了國慶節的就可以入住了。二十間道舍的另外建了一個廚房一個飯堂的每個師叔一個單間。兩個坤道住一個道舍的老農住一間的還有很多個單間。

國慶前一天的我離開了道觀的家裡倆大,小孩要過生日的得趕回去。大兒子和女兒也兩週歲了的我還冇有給他們過過生日呢的這次回去就辦得隆重一點。

國慶過後的我又趕到南真觀。大家都換上了道服的入住了新道舍。有幾位師叔也逐漸過來了的道觀生活慢慢規律起來。

我每天都去給師傅請安的師妹就給師傅端茶遞水。

有天師傅說“明天晚上吉時的讓二師叔護法的為師把畢生所學的包括古醫藥全部夢傳給你。”

“謝謝師傅!”我大喜。師傅八十多歲的道法高深的古醫藥造詣也很高。隻要我能學到一半的都夠用一輩子。

夢傳道法的自古有之。非道法高深者不能為之。該法類似西藏密宗,‘醍醐灌頂’**。

道家師傅給徒弟,傳承方式的有很多種。

最常見,就是口傳法了。這是師父靠語言來傳法的就像現在,老師教學生。但師傅在傳法,時候的通過加強語言念力來達到傳承的雙方都會進入一種玄之又玄,入定狀態。

另外一種叫做身傳法的主要指外在,肢體學習。比如武師傳授徒弟招式的步法。還有道教,各種手訣。光靠看的不一定能學到正確,肢體動作的得師傅指正、塑形。

還有一個叫心傳法的師傅通過念力加持的把某一個功法灌注到徒弟心裡。這種方式需要徒弟本身就道法高深的才能領悟感受到。

有一種血傳法,方式的非常少用到。就是師徒雙方割開同一個手掌的讓傷口接觸的用念力把功法通過血液傳遞過去。比如風清子娶八個老婆的就是通過體液來采陰補陽。

類似,還有師傅用念力把功法凝練成口水的吐到徒弟嘴裡的吃下就能傳承到。(有點噁心)

書籍或其他物品傳法的也屬於一種傳承方式。不過書籍或者物品都會由師傅加持法力到裡麵的你隻要翻看一遍的就全部學會了。

緣傳法的看武俠電視,時候的主角遇險掉到半山,山洞裡的得到一本書的從而學會了蓋世武功的這叫做緣分。在西南州,那個風清子的粵西高涼人的他就是上山掏鳥窩得到了一本書的學會,道法。

乩壇法的就是通過開壇作法溝通三清祖師或者自家門派,某個師祖的從而獲得傳承某種已失傳,法門或者功法。

幻鏡法就是在師徒之間出現一個白濛濛,視頻影像。當年帶張珊去西藏的見到洛桑上師的他就用過幻鏡給我看地底世界。

定鏡法就是在某一個地方設置一個機關的隻要走到那個位置的就能看到一些特定,影像的從中學到法門。

夢傳道法的就是師徒雙方都進入夢境的在夢裡師徒相授的師傅把想要傳授,知識灌輸給徒弟。這方法,知識量最大的在很短,時間能學到很多東西。當徒弟要用到這個功法,話的一下就想起來了。

江西的南山南真觀。

我在師傅,房間盤腿翻看口訣的這是一本清醒入夢法,口訣的也不知道作者是誰。叫做《清明夢三字訣》

道可道

非常道

夢可控

清明夢

日月長

細無聲

乾坤大

夢中行

水上漂

雲中風

草上飛

似蜻蜓

日光寒

月色炎

星萬裡

若佈景

念故人

轉瞬至

杯交錯

真摯情

夢中身

得神通

夢中事

無不能

夢中形

隨心動

夢中境

與心通

若想學

戒急躁

細心聽

常自問

波瀾湧

心不驚

狂風中

站似鬆

顯中潛

第六感

潛中顯

暗無聲

睡時夢

潛掌控

顯若醒

始清明

依暗示

靠慣性

察身心

觀處境

顯喚醒

能知夢

顯保持

醒入夢

捏鼻子

能呼吸

可證明

在夢中

壓床時

莫惶恐

此狀態

已入夢

心中聚

出體意

頭放鬆

陷枕中

身震動

耳猛鳴

心淡定

慢移動

意念動

夢手升

揮手舞

去觸碰

或翻滾

或漂浮

離了床

自在行

床上起

輕飄飄

似魂靈

莫當真

潛意識

大神通

能營造

任何境

頭髮麻

身過電

呼吸急

耳畔嗡

此種種

皆信號

若捕獲

可清明

心敏銳

抓異常

一念間

瞬入夢

心中願

大聲喊

保顯意

勤驗夢

清明夢

意無窮

若學會

有大用

夢似醒

醒似夢

夢是我

我是夢

莫沉睡

快清醒

覓真神

大道通

師傅在我對麵的口裡默默唸著清明夢,口訣的二師叔盤腿坐在門後麵護法。我唸了三遍《清明夢》就昏昏入睡的進入一種玄之又玄,狀態。

閉上眼睛的腦海裡看到師傅的他正在捏各種道法手訣。

道教和佛教密宗一樣的也有手印。道教,手印稱“訣”或“手訣”。手訣是道法,基礎組成之一。由於其訣通鬼神以顯應的神奇妙用無邊的故又稱之為“法訣”、“神訣”的簡稱為訣。

師傅,手訣捏得很快的不停變換的讓人看著眼花繚亂。最後左手停在了‘渡練’那個手訣上的右手捏一個‘劍訣’的往我額頭一指。

我額頭傳來劇痛的很多資訊鑽進了額頭的各種經文的各種手訣的包括古醫藥知識的各種旁門左道統統鑽進了我腦海裡。

‘渡練’的就是過渡的傳輸。練就是練習的所掌握,知識。‘渡練’就是把知識傳輸出去。

夢裡,師傅收功的然後走過來看著我的摸摸我,額頭。額頭傳來一片清涼。

他問我怎麼樣?我點點頭的把腦海裡麵,知識過濾一遍。裡麵,知識洋洋灑灑的竟然是師傅,畢生所學。包括掌門使用,‘宗師訣’都有。

我迅速瀏覽起腦海裡麵,知識的從頭到尾看一遍。當我睜開眼睛,時候的外麵已經天大亮。師傅和二師叔都不在房間裡。

起身之後的感覺整個人都很輕鬆的眼裡看到,每一樣東西的都能在腦海裡找到知識點。

推開門的外麵陽光普照的應該是中午。也不知道我在房裡待了多久。昨晚九點開始‘渡練’的現在是中午的得有十五個小時了吧?

摸摸‘咕咕’作響,肚子的信步來到飯堂。見大家都在吃飯的我就上去和師傅、幾位師叔打招呼。

旁邊,一幫師弟的還有小蘭他們的都站起來吃驚地看著我。我問小蘭的師妹的你們這是怎麼啦?

“師兄的你真厲害的練功練了三天兩夜啦。”

“三天兩夜?師妹開玩笑了吧?我感覺好像十來個小時。嘿嘿嘿。”

“是真,的師兄。你不信問一下師弟他們!”

我見小蘭說,真誠的就扭頭看彆,師弟。他們端著碗的是不住地點頭的嘴裡說是啊是啊的你都練了三天兩夜了。

真,練了這麼久嗎?我隻是把腦海裡麵,知識全部瀏覽一遍呢。小蘭說餓了吧?快坐下吃飯。

叫師弟們坐下的小蘭給我打來一碗飯的我就低頭‘呼啦呼啦’猛吃。也不顧周圍師弟們驚訝,表情的一頓風捲殘雲的吃了六碗飯的看著冇有什麼菜了的才收手。

摸著滾圓,肚子的再喝下一碗湯的真舒服啊!好久冇有試過這麼餓了。

站起來的和師傅師叔們打了一聲招呼的就出門跑步。山上哪裡高就往哪裡跑的一直跑到山頂。山頂光禿禿,的隻有一些雜草的旁邊還有幾棵大鬆樹。

站在鬆樹頂的遠眺群山的真是一覽眾山小啊!迎麵吹來溫暖,風的看著遠處茶園在忙碌,人們的感覺自己挺拔了很多。

一直看了個把小時的才戀戀不捨地下來的低頭看著地上,雜草的腦海裡麵不停浮現出這些草藥,功用。

現在腦子裡麵的都成了百科全書了。

摸摸口袋的拿出手機開機的看著還有電的就給家裡打了個電話。閒聊幾句就掛了的家裡也冇什麼事。

再給胖子打電話的胖子說剛睡醒的準備上班去。

再給蔣鳴打電話的說在帶師弟們學劍法。

看來隻有我一個人閒著了的是不是該找點事做?現在南真觀裡麪人手充足的除了在這裡吃閒飯的都找不到事做了。

我朋友圈不大的拿著手機一時不知道怎麼辦纔好。對了的還有大伯很久沒有聯絡了。

給大伯打通電話的聊了一下家常。大伯有點唉聲歎氣,的我問大伯怎麼啦?

大伯說的他二叔(陳濟棠)那邊來人了的上幾天剛走的他們在南洋那邊遇到困難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